文交所:產權制度框架亟待搭牢

時間:2020年04月21日來源:經濟網-《經濟》雜志 記者 李雪嬌 【字體:


    前些年,文交所發展迅速,但其引發的一系列后續事件已經遠遠超出或背離其建設初衷。清理整頓文交所,一時間成為業內關注的熱點。如今爭議聲漸漸減少,從文交所低調探索中,可以看到行業努力的方向,但真正效果如何,還需進一步關注。
 
    行業期待冰封解凍

    自文交所概念推出后,深圳文交所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推出了楊培江資產包,但受制于體制因素,市場推廣影響力有限,緊隨其后的天津文交所推出了份額化的白庚延藝術資產包,市場響應度極高,萬民追捧、一卡難求。之后各地紛紛效仿,由于受盤子過小、沒有業績和現金流支撐及退出機制等條件制約,市場充斥著價格的瘋炒與爆跌。隨著國務院38號文叫停份額化拆分,全國文交所全面清理整頓。

    總體來看,文交所這些年的發展情況大致為,2008年-2011年是以黃金為主的貴金屬交易所和文化藝術交易所時代;2011年-2013年是地方性白銀交易所時代;2014年-2016年是原油、瀝青等大宗商品交易所、郵幣卡電子盤交易和商品微盤時代。2017年的整頓是自2011年開始的第三輪清理整頓各類交易所活動。

    2017年1月9日,證監會召開《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部級聯席會議》,會上要求深入開展交易場所清理整頓“回頭看”行動,用半年時間集中整治、規范,基本解決地方各類交易場所存在的違法違規問題和風險隱患。

    北京文化產權交易中心總經理賈立斌向《經濟》雜志、經濟網記者回憶,2017年5月24日,北京市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回頭看”工作開始,拉開了全國文交所整頓的序幕,自此全國各省文化產權交易場所實物交易業務屬于停滯狀態,部分投資人利益受損,投訴糾紛持續不斷。

    “文交所的關停并轉是主要措施,這種監管風格還會長期持續。”北京工商大學證券期貨研究所所長胡俞越對《經濟》雜志、經濟網記者說,“清理整頓不是要打掉整個市場,而是讓這些市場回歸現貨本質。”

    但最終還是以“穩”為主。

    賈立斌表示,2020年一季度,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各行各業都受到了很大影響,文化消費服務行業受影響更大。以北京文化產權交易中心為例,一方面2020年整個金融大環境趨緊,“資本寒冬”加劇,會進一步減少企業的投融資金額與數量。疫情也致使文化企業經營壓力和困難加大,特別是文化企業大多是小微企業,一些小微文化企業受經濟的負面影響偏大,甚至面臨停業和破產。另一方面,文交所的發展方向還未明確。“大家還不知道這次清理整頓‘回頭看’何時真正結束,結束后文交所能夠從事哪些符合市場及監管要求的交易業務。”賈立斌表示,疫情的蔓延加大了對未來探索的難度和時間跨度。
 
    積極向數字化轉型

    前進路上,問題不少,困難仍多。大概是眾多文交所的心聲。

    清理整頓工作開始,上百家文交所停盤整頓,至今,仍有部分投資者的資金未能取回。文交所一度成為了風險的代名詞,以至于到今天,《經濟》雜志、經濟網記者想要就文交所發展進行采訪,遭到了眾多文交所意料之內的拒絕。不過從一些文交所近期動態,可以窺探到行業轉型的方向。

    深圳文交所在之前推出“文化四板”區域性股權市場后,轉型推出了“建成立足深圳、面向全國、影響國際的國家級文化產權要素市場和投融資綜合平臺”,形成了以文化產權登記備案平臺為核心,以文化金融業務和藝術金融業務為主業的總體框架。2018年,深圳文化產權交易所與國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產業發展部聯合發起成立的數字創意創新發展中心(文化藝術品版權區塊鏈創意基地),落實數字創意創新,更好地解決文化藝術品版權溯源、鑒真、確權、確價和流通等問題。

    上海文交所利用自身處于外高橋保稅區、開發區優勢,發布了“文化金融合作試驗區”建設內容,包括試行資金、財稅、土地、人才等在內的文化金融合作政策,推動文化融資擔保、文化融資租賃、文化小額貸款、文化投資基金、文化信托、文化保險等業務模式集聚發展。

    北京文化產權交易中心自2018年初轉型至今,重點圍繞服務于文化要素市場建設主業,經過四年的發展,北文中心深刻認識到創新是方向、發展是關鍵,堅持文化產權交易體系搭建、文化金融服務平臺建設,配合北京市文化中心建設,在文化產業的“投、融、擔、貸、孵、易”投融資服務體系中承擔要素交易的重要抓手。

    近幾年,文化部等部門相繼推出《關于推進文化創意和設計服務與相關產業融合發展的若干意見》、《關于深入推進文化金融合作的意見》、《關于支持小微文化企業發展的意見》等一系列文件。中央財政設立的“文化產業發展專項資金”,將文化金融扶持作為其中重點項目管理,對符合文化產業發展方向的優秀項目進行扶持,政策層面的不斷推出,體現國家文化大戰略方向。

    賈立斌表示,各地的文交所通過挖掘地域和資源優勢,延伸開展特色業務,有些產權交易機構不斷增強產權流轉和融資服務核心功能,利用當前熱門的互聯網、云平臺、區塊鏈、金融服務等板塊,廣泛與外部專業機構如投資機構、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等進行相互合作、互為支撐。

    而其他的文交所,如南京文交所、漢唐文交所等受郵幣卡電子盤事件的影響,則是如履薄冰,戰戰兢兢。
 
    空白的文化產權制度

    近年來,中國文化產業蓬勃發展,文化產品生產日漸活躍,文化市場日益繁榮。如今文化產業已經成為我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主戰場”之一。

    隨著市場經濟體制的不斷完善,以及交易場所自身謀求轉型升級的需要,原有產權市場正逐步從簡單的國資產權、實物交易,擴展到了公共資源交易,服務于各類要素市場資源的自由流轉和市場化配置。

    而一度火爆的文交所,為何走向了這般境地?文交所的存在究竟是為了什么?

    “人類社會的發展,是不斷尋求財富和滿足的過程,財富分為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而滿足分為物質滿足和精神滿足。”文交所概念的發起者、科瑞集團監事會主席彭中天向《經濟》雜志、經濟網記者解釋道,所謂物質財富,隨著時間的流逝,它存在折舊、消耗,是會貶值的,而精神財富是可增值的。“中國擁有5000年文化歷史,古詩、名著、文物是通過歲月的積累,留下的寶貴的精神財富,但目前這些精神財富沒有通過制度去變現。”

    當前文化產品與服務精彩紛呈,但高價位高品位的尖端收藏仍是極少數人的專利。為了讓大眾參與,激發文化市場活力,圍繞文化產權產業化、金融化、市場化與證券化的跨界整合,文交所就此誕生。與之而來的安全問題也越來越多。彭中天表示,參照市場經濟的三塊基石:產權、契約和法治,文交所同樣三者缺一不可。

    “我提出文交所概念,是在產權交易的大概念里自然地延伸到文化領域,可以恰如其時地挖掘精神財富,我的設想是以國家層面推進,通過制度經濟學去發展文化產業,而不是像現在文交所遍地開花。”彭中天提到,后來文交所各省整合只留一家,是他不能認可的做法,“文交所是以藝術品份額化為代表的創新交易模式,偌大的市場被人為區域化分割,確權定價的權威性不足,同時不利于資源的流通,缺少頂層制度設計、理論研究、創新意識和風險管控,最后許多文交所成為騙子模仿的保護殼。”

    一邊是文化消費的需求旺盛,一邊是文化市場的入口難尋,還有很多“偏門、旁門”,消費者稍不留神便遭陷阱。文交所發展的困境就此產生。對公眾來說,文化產品集中在文交所,打開了一個重要的窗口,不僅能普及文化知識,進行社會美育建設,還能通過消費進行傳播和學習。

    “以有限的資金投資于有升值潛力的藏品,在適當的時候兌現收益,再進行下一次投資,這是文交所投資的健康狀態。”彭中天說,創新就是試錯的過程,文交所大可不必回避之前的亂象,我們要辯證地看待文交所的利弊。制度端改革與市場端對接及價值發現依然是文交所使命。“有了好的制度,還必須通過高效有序的執行和廣大群眾的關心、支持,才能真正取得良好的社會效果。”
 
文章熱詞:
500彩票网登录网 天津11选5万能八码 海南体彩4 1号码统计 11选5最常出的三号 贵州11选五开奖结果 极速快三是骗局吗 北京十一选五彩票图 澳洲幸运8计划天天计划 11选5云南开奖结果走势图 江苏11选5号码遗漏查询 pk10最牛稳赚前五公式